■ 本报记者 路 虹

3月4日,日经225指数开盘跳空高开,突破40000点关口,为历史首次。

日本股市热火朝天的气势吸引了众多国际资金涌入,也使其成为过去一年里全球表现最佳的市场之一。根据多数机构汇编的数据,今年可能将有10万亿日元左右的资金重返日本股市,从而可能推动涵盖更广泛日本股票标的的东证指数(Topix)在今年创下历史新高。特别是去年巴菲特表示看好后,日本股市持续吸引到国际资金的流入。

一方面是上市公司盈利增长预期;另一方面是随着日元对美元汇率再次接近历史低点,日本资产和消费价格在国际市场上变得更加便宜和诱人,全球众多资金纷纷投资日本企业。

在经历了“失去的30年”后,目前日本准备狂砸670亿美元吸引全球先进半导体公司。日本政府计划到2030年将国产芯片销售额提高到15万亿日元以上。同时,日本启动了Rapidus项目,计划在2027年大规模生产最先进的2纳米芯片。日本政府对芯片行业的补贴吸引了不少海外顶级芯片制造商赴日投资,美国半导体初创公司Tenstorrent 2月27日即宣布,将帮助日本设计人工智能芯片;台积电熊本工厂已于日前投产,并且台积电计划在日本建设第二座工厂。有业内人士称,最近海外半导体公司在日本的投资规模前所未见。

去年10月,野村控股面向日本的富裕投资者推出私募并购基金,这也是其向传统资产市场以外扩张战略的一部分。野村证券负责零售产品的高级董事总经理即表示,“相信到2025年,仅日本个人对私人资产的潜在需求就将达到约13万亿日元”。去年7月,阿布扎比投资局(ADIA)的子公司新加坡SC Capital Partners和高盛资产管理公司组成的财团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财团斥资约9亿美元收购了日本的27家酒店。这些酒店包括日本主要旅游目的地的7124间客房。

这一系列的国际资金投资日本市场的行为,基于对日本经济将走出“失去30年”的预期。曾任美林银行和摩根大通日本首席经济学家的耶斯佩尔·科尔日前表示,日本企业的“动物精神”已经觉醒,正是这种精神推动着企业业绩的提升。日本企业新一代CEO和管理层也在积极行动,现在日本企业的国内商业投资、并购和管理层收购(MBO)都处于创纪录水平。30年来,企业领导层开始首次真正地采取行动,试图去开创更好的未来,可以说,日本企业文化正在经历巨大变化。例如,通讯巨头日本电信电话(NTT)是一个老牌公司,然而这家公司最近采取了绩效工资制度,打破了终身雇佣制度下的年功序列工资制传统。

但也有观点认为,全球新冠疫情之后,各国大多大幅提高利率,但日本央行没有加息,因此日元汇率大幅贬值。对于外国投资者而言,日本的资产突然间就变得非常便宜了,于是大量资金涌入日本,尤其是股市。但日本经济本身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海外资金的流入只是让日本经济在某种程度上看起来很好。

国际资金大量涌入和日本少子化导致劳动力不足、工资薪酬提高带来通胀明显上升,使得日本1月份通胀率超过预期,不包括生鲜食品的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2%。这是连续第22个月通胀率达到或超过日本央行的目标。当月该国劳动力市场保持偏紧,使得企业在与工会进行的年度薪资谈判中承诺大幅加薪,其中二三十岁的员工工资的增幅或在5%到7%之间。

随着通胀率超出预期,日本政府日前在月度经济报告中公开表示日本经济已经摆脱了通货紧缩,正在考虑宣布正式结束通货紧缩。这意味着日本央行释放信号,将要考虑退出从2007年以来实行的负利率政策,并开启货币政策正常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指出,一旦负利率政策结束,日本央行可能会逐步加息,收紧货币政策,这可能导致日本国内流动性有所下降。鉴于日本长期负利率政策带来许多机构借贷日元投资国际金融市场,届时,如果日本央行加息将对全球金融市场带来不容忽视的影响。